您当前位置:小区在线 >文化教育 >浏览文章

永安溪沿岸李宅介绍

2015/10/28 12:42:45点击数()已有人评论 加入收藏

  在山海交汇的台州,其特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浓郁的地方文化,特别是永安溪沿岸至今保留了众多完整的明清古村落。这些古村落多数选择在山水清秀的地方,千百年的生息繁衍,千百年烟云。穿行在这些古村落里,反反复复地在马头墙下凝望,深怕自己一不小心摸到古人门径,以为自此可以找寻高墙大院内千百年的传奇。

  仙居囿于群山之中,山水自成一派,如诗如画,自有境界。早在北宋皇祐初年,思想家陈襄担任仙居县令,他为此作了《劝学文》、《劝俗文》,希望通过科举取士来改变仙乡子弟对于自身的出路,特别是以此来重视儒家经典研读,希望以儒家的道德体系来影响整个社会的风俗面貌。陈襄的出场,真的是仙居千百年文化的幸甚,而且彻底改变了社会深层的道德体系,儒家思想成为了主流意识形态。陈襄始创文风以来的鼎盛局面为境内的平民子弟培养了诸多英杰之才,官宦、儒士代不乏其人。成就这样的文风当然有赖于地方乡绅贤达的倡导努力,也离不开地理、经济等因素。按照通常的看法仙居历来是土地贫瘠,相当封闭的地方。历史的系谱与我们的想像往往有出入,甚至截然不同。

  永安溪踞于灵江流域上游,历史上承担了浙东南沿海与浙西内陆的各类贸易,尤其是食盐转运。食盐的转运水路中心在皤滩,多数是官盐。陆路行贩私盐的路径很多,到了苍岭,不论公私,只管收税,可以运输出境。所以运贩私盐也是当时贫苦百姓的谋生手段。行贩私盐路径非常多,犹如一张大网在永安溪两岸的山脉散开。

  旧时十八都港临近永嘉,又是山路通往黄岩捷径,这条通道便成了台温两地非常重要的陆路贸易营运和私盐行贩线路。十八都溪是永安下游的支流,发源于永嘉县杉岗,别名蓼溪,由南向北贯穿十八都坑境内,地形狭长,全长34公里.此地山川清椒,人材辈出。按水源自南向北,山势渐趋平缓,先是柯思古村落,柯谦、柯九思故里。水路所到之处有几座古老的大型石拱桥见证了昔日商业繁茂的点滴痕迹.十八都水九曲十八湾,两岸山势平缓,水流到赤石之处,临溪有一盆地,自有天地,另开局面。有宋建炎年间,李氏朴公自永嘉苍坡,带着诸多兄弟、子嗣一路寻来,知是此地便是自己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桃源之境。李朴是个知书达理的隐士,耕读传家,李氏一脉在此生息劳作,便有了赤石李宅。

  赤石李宅之境以南高北低取势,南面以眠牛山作靠,牛头伸向东面大溪汲水,牛尾近于西山。西山下有一片盆地,盆地向东就是村落古建筑群。大溪以东是裘山,北面是村落水口。水口之处有沿山蜿蜒西溪水脉,历来是入十八都南来北往商贾穿行之道,为振文风,守住文脉,自明朝以来建有“聚奎亭”镇之,并有风景树作屏障。当初李氏先人对村落的选址在风水上非常考究,把自然风光与人居环境相谐调。在村落周围有了“眠牛汲水”、“双峰排闼”、“狮子挪球”、“岩门瀑布”、“黄龙出洞”、“鲇鱼戏水”、“木兰挺秀”、“一石墩珠”八景。古人对于住宅环境的刻意经营,并且追求完美.

  村落选址如此精心,为了营造整个家族的繁衍生息,祖祖辈辈更加费尽心思。自李氏迁徙至李宅以来,儒家文化一直是整个家族的最主要信仰准则,家族之所以昌盛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此。李氏的始迁祖李朴在南宋建炎间举家来此,作为饱读四书的他深知读书对于后代子孙的重要程度。为了使儒家思想能够在家族的世代传承中占有最主要的位置,在家族宗谱里的“十训八戒”中得到充分体现。所谓的“十训八戒”具体是“训为子、训兄弟、训夫妇、训交友、训为士、训为农、训为工、训为商、训持家、训为官”,“一戒不孝、二戒不悌、三戒奸淫、四戒窃盗、五戒赌博、六戒酗酒、七戒匹配、八戒身充贱役”。在“训为士”中对儒者学士的标榜是“士者人中之秀,儒为席上之珍”,而“训为官”中却一再强调“职无虚设,禄岂妄干,学古然后入官”。由此,家族的先辈对于读书人的道德追求尽乎理想化。 近日,国家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公布了第一批全国传统村落名单,我县白塔镇高迁村、田市镇李宅村2个历史文化传统村落榜上有名。

  传统村落是指拥有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文化遗产,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的村落。我县被入选的2个历史文化村落具有较为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较高的保护开发利用价值。白塔镇高迁古民居是吴氏宗族聚居的古村落群,保存有十三座明清年间仿照太和殿建成的古宅院,是典型的江南望族居住地。历史上曾出过北宋龙图阁直学士吴芾、南宋左丞相吴坚、明代左都御史吴时来等高官。田市镇李宅古村落在历史上处在浙东南沿海与浙西内地山海交汇之地,为台温两地的陆路商业枢纽网点。古民居建筑以“三透九门堂”结构著称,现存的明清古建筑群,对于研究台州灵江流域的传统乡村社会经济、文化、宗族、信仰、风水学等方面提供了典型范本。同时,李宅古民居还是明朝李一瀚御史的故居。

  据悉,此次列入首批全国传统村落名单的共有646个村落,我省上报的43个村落全部入选,其中台州市2个。我县上报的2个历史文化古村是台州市唯一被入选的2个。四月是江南的雨季,我一个人冒着雨,在仙居县田市镇寻访一个叫李宅的古村。车沿着河谷,向着山的深处行进,两边的山水在烟雨中显得诗意朦胧,过多的着墨似乎已经是多余的。我一直死死盯着窗外,生怕漏掉这些我们久居的城市里难得一见的春景,以至于到了李宅的时候,竟将雨伞遗忘在车中,等我回过神的时候,车已经在雨中开远了。谁也预料不到,我竟然在是在磅礴的春雨中,跌跌撞撞地与李宅打了个照面。

  在水运繁华的时代,仙居借着永安溪之便,一直是台州与金华、江西、安徽等内陆地区联系的重要纽带,物质交流的同时,也带来了文化上的碰撞。习习吹来的徽派建筑、东阳木雕之风,经过数个世纪的融合与积淀,成就了仙居三透九门堂这一独特的乡土建筑风格,三透九门堂为连进式四合院家族建筑群落,雨天可以在门堂里随意走动而不淋雨,以大气、典雅、精致、古朴的风格而著称,成为孕育仙居传统耕读文化的摇篮。李宅就是散落其中的一颗明珠。

  一侧是数排三四层高的现代砖瓦房,一侧是马头墙高耸、近百间房子连绵的三透九门堂,在李宅村,时光仿佛在瞬间穿越了千年。李宅村是仙居李氏的主要聚居地,先祖李守贞原本居住在温州永嘉苍破村,南宋时为了避战乱,从温州迁到此处,至今已历经了17代,生活了近1000年。李氏家族自古文风鼎盛,永嘉“耕读传家”的文化在这里得到了延续,南宋以来,李宅曾出现过六位进士,堪称“一门六进士”,是仙居乃至台州首屈一指的“进士村”。

  进入村口,一座砖刻牌坊赫然在目,砖雕、石雕线条流畅,图案精美,能在文革的浩劫中得以保留确实是个奇迹。村中老人或许被我这雨中来访的远客所打动,非常好客,主动给我做起了向导。老人告诉我,这座牌坊实际上是后人为纪念先祖明左都御史李一瀚而修建的祠堂大门。祠堂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牌坊上醒目地刻着“大明隆庆己巳年”的字样,仿佛在向每一个来者诉说着李氏家族一段显赫的历史。

  李一瀚世称李御史,生活在明嘉靖年间,官至督察院左副都御史。作为一名谏官,李一瀚为人正直,敢讲真话。在严嵩父子专权的明朝廷里,他刚正不阿的个性有如仙居的山水一样清新脱俗,令人刮目相看。他以台州人的“硬气”屡次上书弹劾严嵩父子,被嘉靖皇帝钦赐“铁面冰心”之美誉,一股浩然的正气与硬气让今天的人们也为之仰慕。

  李一瀚勇斗严嵩的惊心动魄早已经随着历史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而三透九门堂里李氏后辈的生活还在继续。在老人的带领下,在门堂里我做着一次不同寻常的时空穿梭。

  与其他的古村落一样,李宅的三透九门堂里到处弥漫着一种陈腐的气息,但是精神上是令人愉悦的。一种延续了千年的平静和安逸、热情与好客,让人陶陶然。与在江西婺源拍照而遭村妇泼水和索要钱财的情形相比,这里好比一个“路不拾遗”的桃源,你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这家进那家出,而且门堂的主人会热情邀请你到家中做客,在这里似乎一切的要求都不过分。

  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读过这样描述三透九门堂:“数百间房屋在南方的雨季里大幅展开它苍老的家谱,可以触摸,可以倾听,所有的名字都会呼出湿热的空气,所有的细节都像纸页上细致的笔画一样真实呈现。”在李宅村,村民们用他们的淳朴与热情,再次验证了这句话。他们为我这个拿着笔记本打听记录的访客捧出了一本厚厚的族谱,翻开着这散发油墨清香的族谱,一段段真实的历史,在我眼前不断地跳跃。

  生活在这里被细心地经营着。徘徊在门堂间,你可以发现这里每一处构建都被非常虔诚地雕琢着,原本冰冷的建筑因为融入了生活细节的场景,变成了一首流动的乡村建筑音乐。边走边读,一幅李氏家族几百年耕读持家的生活画卷历历在目。“ 勤俭———富贵资本”的族训被刻进了磨得光亮的竹凳上,边上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带着老花眼镜在缝补袜子,边上放着一个装满各色碎布头的小竹篮。这让我们这些已经逐渐失去节约意识的人看未免有点惭愧。

  在门堂里驻足停留了两个小时,我要走了,来到村口,三层高的文昌阁在青山绿水间静静地矗立着,一群刚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从下面的券形门洞走过,跳着、笑着,有如边上竹林里破土而出的竹笋,我想,这就是这个古老的三透九门堂里涌动着的新的希望。

  •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 辽宁
  • 吉林
  • 黑龙江
  • 上海
  • 江苏
  • 浙江
  • 安徽
  • 福建
  • 江西
  • 山东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重庆
  • 四川
  • 贵州
  • 云南
  • 西藏
  • 陕西
  • 甘肃
  • 青海
  • 宁夏
  • 新疆